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线上的过客

坚定向前走;不忘历史;我们身边的风景最美;爱是生命最美丽的展现

 
 
 

日志

 
 
 
 

神木房价暴跌超四成遍地烂尾 满城都是追债人(图)  

2014-08-08 15:30:16|  分类: 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8月08日 13:39
来源:都市快报


原标题:神木房价跌幅过半遍地烂尾

在神木,有很多楼盘因为资金问题而停工

暮色初上,冷青色的荧光灯明晃晃地照在粗糙的墙面上。“这就是幢没人收拾的烂尾楼,开发商跑了半年多,也没人管。”“都说神木‘家家房地产,户户典当行’,现在可不是这个光景喽。”在自家火锅店里,陕西神木县的千万“负翁”王耀刚默默地点起一支烟,眼神悠远地望向街道对面。那里,正孤零零地竖着一座半成品的大厦。

优质、丰富的煤炭资源在给当地老百姓和地方政府累积了巨额财富的同时,也将其带入了一个发展的“怪圈”:“财富”从地下被挖出,然后流入地下钱庄,再流进煤矿或楼市,形成了从地下到地上的循环。

但自2012年起,国内外煤炭市场低迷,煤价暴跌,包括内蒙古的鄂尔多斯、陕西的神木、府谷等地的煤矿产业链再也无法负担高额的借贷利率,资金链断裂。民间借贷危机由此爆发,当地房地产泡沫破灭,不少楼盘烂尾、价格拦腰斩。

陕西神木:

满城都是追债人讨债的同时也是欠债的

“在神木这样的地方,人们突然之间有了钱,却很难找到一个很好的投资渠道。于是煤矿产业和房地产开发业就依靠着高额的利润吸引着巨额资金,很多人甚至借钱投资,民间借贷也随之兴起。”神木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高海雄说,顶峰时期,县里的担保公司与投资公司数量接近1000家,一半以上家庭都存在地下借贷关系。“当地人60%的钱在煤田,40%的钱在房地产。

2005年到2010年,王耀刚3次投资煤矿、焦化厂,均因资金周转不灵而以失败告终。“不但没赚钱,还欠下了几千万元的债。”王耀刚的妻子撇撇嘴,有些埋怨地瞟向丈夫。问及两口子未来的打算,王耀刚掐断手中的烟,迷茫地搓了搓手指,“满城都是我的追债人,我哪里还有什么未来,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们是讨债的,同时也是欠债的。”神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罗喜林感叹,煤炭市场繁荣时,当地几乎人人都拿出了所有积蓄,找熟人、熟人的熟人转借,以近乎疯狂的高利率,将钱投入一片片煤田,希冀成为巨大利益中的一分子。

“据说神木的民间借贷规模有200亿,也有人说不止200亿元。这个数据没有统计,也没法统计。”罗喜林说,因为除了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外,还有不少没有登记在册的地下钱庄和个人放款,“这个数额不是小数,也算不清楚。”

神木的“借贷危机”,也不仅仅体现在煤矿产业。大范围的楼盘开发,让当地房价在2013年之前的多年里连续攀升。据记者了解,自2003年年底,神木房价开始升温,从均价890元/平方米,涨至2007年4000元/平方米。2010年以后,楼盘价格更是一路飙升,到2012年均价已达2万元/平方米。

神木县城北约六公里的神木新村,11.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30余个楼盘,100多幢楼房沿南北通路绵延数公里,可容纳县城十万人口。2006年初建至今已有8年,新村的施工仍然在路上。

“楼盘开发受民间借贷危机的影响很大。”罗喜林说,“不少(房地产)开发商本身也是‘煤老板’,煤价下跌后,资金跟不上,楼盘也就只能烂在这儿了。”

“去年一套价值200万元的房子,在今年卖不到100万元。”村民张兴摇头叹息道,“好多房子目前都用来顶债了。”

有资料显示,在实际居住人口只有十几万的神木县,却有数百万平方米的房产在借贷危机之后成为空荡荡的“鬼城”空置房

陕西府谷:

民间借贷崩盘房价暴跌超四成

相似的情形也发生在陕西省府谷县。今年4月,陕西省府谷县传出民间借贷崩盘的传闻。一个叫宏昌鑫的煤化工企业以年息24%的高回报做诱饵非法集资。根据公司保安透露,从今年2月27日开始,每天前来讨债的人非常多,有时多达近百人。在府谷县,像这样的公司已经出现了好几家。

与此相关的是,府谷的民间借贷资金有一些流向了房地产行业,为了回笼资金,这些楼盘就开始降价促销。房价已从最高时的每平方米1.2万元,跌到了目前的每平方米7000元左右,跌幅超过四成。

府谷当地三分之二以上的GDP也是依靠煤炭产业。府谷的民间借贷资金大部分投入到煤矿里,如今没办法变现,民间借贷的资金链就发生了断裂。

鄂尔多斯:

房贷违约风险暴露

银监局展开紧急压力测试

距神木200多公里外的鄂尔多斯,发生类似的情况则更早、更糟糕。实际上,自2011年下半年起,随着当地民间借贷危机的爆发,鄂尔多斯楼市就已陷入停滞状态。内蒙古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称:“从2011年末开始,民间借贷危机爆发,鄂尔多斯楼市陷入停滞,加之房地产调控政策,当地楼市销售量下降,随后房价开始下跌,现在几乎拦腰斩,当年100多万的房子现在甚至30万至40万就可以买。”

今年3月,鄂尔多斯市长廉素表示,鄂尔多斯还有4万套住宅待售,今后3年内将不新建商品房

目前内蒙古银监局已着手摸底辖区内银行房地产贷款情况,要求银行在8月底前上报房地产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的规模以及处置计划,对于不能借新还旧或展期的逾期贷款,要求在年底都划归为不良贷款。这意味着房地产贷款逾期风险不再仅仅局限于开发贷,住房按揭贷款逾期违约风险已开始暴露。

报道称,某国有大行内蒙古分行一位高管透露,该行在当地的房地产贷款有40多亿元,今年出现了按揭贷款逾期的现象,尤其集中在鄂尔多斯,按揭贷款出现不良的额度有5亿至6亿元。

鄂尔多斯、神木、府谷民间借贷相继崩盘,这三个地方有着一个显著的共同特点,煤炭是当地经济的支柱产业,随着煤炭价格的走低,民间借贷链条全面断裂,其连锁反应在房产市场发酵。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称,这些城市在十年内暴富,既缺乏人力资源,又缺乏商品定价能力,更缺乏产业升级的雄厚实力,一旦大宗商品价格下行,这些地区无处可退。同时由于民间高利贷盛行,造就煤市与房地产巨大泡沫。

据房地产行业内的人士分析指出,今年三四线城市面临比2013年更大的风险,一些房企正逐步撤离三四线城市,在库存增大的压力下,崩盘案例会增加。一位地方银监局人士坦言,“现在房地产风险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状况确实非常糟糕,主要是空置率很高,今年以来,按日均销售量来看也很低。当企业出现贷款逾期或不良,银行收回了一些企业用于抵押的商品房,但是在目前市场环境下根本处置不了,这给银行也带来了很大的风险隐患。”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