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线上的过客

坚定向前走;不忘历史;我们身边的风景最美;爱是生命最美丽的展现

 
 
 

日志

 
 
 
 

加藤嘉一:中国到底什么地方让日本人很恐惧  

2014-08-28 11:00:38|  分类: 哲思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8-27 14:32:12

归档在 《寰宇大战略》节目文字稿 | 

凤凰卫视8月17日《寰宇大战略》,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从贸易政策到领土争端,中国和日本之间的分歧从未间断,近年中日双方的民间形势也在滑坡。日本智库言论MPU调查显示,目前84.3%的日本民众,对中国印象不佳,对日本有负面印象的中国民众也高达64.5%。而在安倍政权启动以来,还未与中国进行过首脑会谈,对此日本每日新闻调查显示,54%的日本民众表示,有必要加紧改善中日关系。另外对中日关系现状感到不安的日本人达到71%,到底双方不良形象缘何而来,代表中日未来的青年人之间对彼此是何种认知。


邱震海:各位观众大家好,现在您正在收看的是《寰宇大战略》节目,组织的有关中日青年之间的一个对话,经常中国人有句话说,这个青年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我们想一想中日来过未来到底在何方,到底是在谁的手中,我记得整整30年之前,1984年的时候当年我刚刚大学毕业,我记得一个非常清楚的一个场景,就是当年三千日本青年访华,当时我们很多人说面向二十一世纪,二十一世纪开始中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没想到的是30年过去了,今天中日两国却已经到了非常交恶的地步了,所以未来30年,2044年的中日关系到底如何,我想未来就在今天的中国的年轻人身上,所以《寰宇大战略》节目,从现在开始我们一连三集举行中日青年的对话,今天是第一期非常感谢,有两位专程从日本赶来的日本的朋友,加藤嘉一和仓田徹教授,同时也有两位专程从中国和香港赶来的萨苏和杨宸。


我作为主持人这个坐在四位的中间,我发现首先这个差异就已经非常明显的,你看我们的日本朋友,他们穿的西服是同一种颜色,他们带的领带是同一种颜色,他们的衬衣也是同一种颜色,我不知道你们二位有没有协调?你们呢,你连西装都不穿,这个差异到底在哪里。


加藤嘉一(日本专栏作家):我认为相同点越来越多了,但是就是说相同点不断增加的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不同点,交流对了嘛,那就看到对方的摩擦不一样等等,所以观念上的,物质上的所以我认为今天这相同点,不同点是正在多样化的,复杂化的。


邱震海:加藤你是非常了解中国的,也是非常了解日本的,你本身也是日本人,你也很了解美国,撇开你自己,一般的一个普通的日本人,日本年轻人,25岁左右的年轻人30岁的年轻人,没到过中国,可能也完全不懂中文,他对中国的印象是怎么样?


加藤嘉一:我认为就是说,首先他们的信息的来源,印象的来源是什么,一个是媒体报道的,另一方面可能是跟教育,我们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还有一点的话比如说,今天在很多的中国的留学生在日本的这个便利店什么的打工,那他们是很认真的很刻苦的,所以我认为就是说今天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是非常的复杂。一方面认为中国的年轻人非常的聪明,很优秀的,非常的刻苦,但从一方面从媒体报道上所看到的中国,比如说历史,这个领土然后就是说政治关系不断的恶化什么的,那就是这种鸿沟怎么处理,国家关系好像越来越不好了。


邱震海:我们经常在媒体上读到一个,我不知道对不对,读到日本普通民众包括青年人,有一种厌中情绪,您认为这种厌中情绪在今天的日本年轻人当中普遍吗?


加藤嘉一:因为我们到书店看看,厌中论,厌中情绪这种书也非常的多,那媒体也倾向于报道对方负面的东西,这样的话呢老百姓是,包括年轻人是不接触对方是谁,也没有跟中国人打过招呼的,在这么一种情况下,直接接触那种媒体的报道,非常宏观的非常宏伟的东西,那承受不了的。那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你看中国今天的年轻人,他们可以从网上看到日本的电视剧、动漫啊是不是非常的多,包括这个日本的产品,什么优衣库,那些资生堂,但在日本很多日本年轻人,对于中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中国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他们是缺乏这种途径的。所以就是他们只能从媒体报道,历史上的这种事件,包括就是他们有限的所看得到的摸得着的,中国的年轻人很刻苦,但这个非常非常片面的。


邱震海:仓田是这样吗?加藤描绘的图画是这样吗?


仓田徹:日本年轻人,或者整个日本国民接受的有关中国的咨询是越来越多,比如说我是25年前开始学汉语,当时关于中国的那个社会啊,政治、经济,这些报道是非常少,是因为当时的中国还是比较弱小的状态下,但是现在很多日本人都是非常关注中国的现状。


邱震海:你说25年前学习中文,25年前你学中文,当时中国在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当中的印象,跟现在有差异吗?


仓田徹:当然有很大的差异。


邱震海:当时的中国是什么样的?


仓田徹:比较贫穷。


邱震海:比较落后。


仓田徹:这样的印象比较浓厚,那现在我是大学的老师,所以跟日本的年轻人接触比较多嘛,那他们的印象里面的中国就是,正在迅速发展的,经济上或者军事上,是成为了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大国的中国,这样的形象是25年前几乎是没有。


邱震海:但是当你说25年前的中国是贫穷落后,另外一种也是比较友善,当你说现在经济发展得很快,军力发展得很快另外一种印象也是咄咄逼人,我可以这样解读吗?


仓田徹:因为当时的25年前的话呢,因为日本的经济是非常好的时候,所以当时日本人都认为我们是有责任,需要帮助落后的国家、贫穷的国家,需要为了世界的和平贡献。但是现在呢,我们认为中国的经济已经是好多了嘛,中国自己有很多钱,自己有能力能够解决掉自己国内的问题,所以我们是。


邱震海:但是你到中国的西部地区去看看,其实跟25年前没什么差别。


仓田徹:当时这是实情,我说的是一般的日本人民的心情,反而日本的财政是非常紧张的。那么比如说,我们对于世界各国提出那个援助,或者其他的帮助的时候,日本舆论都会提出很多很多反对的声音,对于日本政客也是构成压力的。


邱震海:两位日本朋友谈了很多25年前的印象,当时贫穷落后,当时还需要无私援助中国,现在你们有钱了不需要我们援助了,然后你们在军力上又咄咄逼人,实情是不是如此?同意吗?


萨苏(中国作家):我相信日本的朋友,可能对中国的认识,我们既然是在讨论嘛,那咱们就得说点实话。


邱震海:对。


萨苏:其实日本对中国的认识,我看到很多人是稍微有一点偏差,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的连襟,我的连襟他是日本人啊,但我1999年刚到日本的时候,他跟我是怎么谈的呢,每次见到我都是,他跟我当然非常友好了,哎呀你们中国最近不错,你们又建了一个什么什么东西,你们最近干得很好。但是过了大概五六年以后,我发现他态度有所转变,虽然还是很喜欢跟我谈中国,但是开始跟我谈你们这个GDP里面好像水份很大嘛,然后你们这个地方存在一些什么问题。


我就发现一个问题,你看一下日本大的主流媒体,最近这十年以来在报道中国的时候呢,他基本都是负面新闻。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舆论对日本国民影响,我觉得还是蛮大的。不过也很有意思,我觉得日本在认识中国的时候,他也很困难。为什么困难比如说加藤先生,我这么说其实他在日本,应该说我推论比较有个性的,为什么比较个性您别看他们穿的服装是相同的,但是你看加藤的头型发型。其实他的发型不是最典型的在日本,就是在公司里面工作人的头型,一般日本公司都是。


邱震海:他是学者。


萨苏:一般是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七十非常整齐的,每根头发都要数一数的,一定这边百分之七十,那边百分之三十。


邱震海:你想说什么?


萨苏:我想说的是,你看中国人的话,当你采访一百个中国人,你问到第99个,第100个你还不知道他讲什么。日本人一般来说我问了一个以后,其他都不用问了,大家想法都差不多,所以中国人了解日本人可能还更容易一点,日本人了解中国会困难一些,应该认识到中国的复杂。


邱震海:他刚才讲到的,他的连襟,他的连襟十几年前跟他现在的想法不一样的,从我个人情况来说好像是一种心态的变化,日本的这种心态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


加藤嘉一: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认为这是刚刚才仓田教授提到,就是说当然我是今年30岁,所以我没有太多的资格谈过去,但就是说当时日本很强大,那他们的自信心的来源是经济的强大,还有刚刚仓田教授说的,中国还是一个比较贫穷的状态,那今天不一样了,我们今天自信心从何找,那我们对中国的崛起看到一种恐惧。


邱震海:中国到底什么地方让日本,让日本的年轻人感到恐惧。


加藤嘉一:应该是经济发展。


邱震海:经济发展按理说应该是受益啊。


加藤嘉一:当然受益的,但是普通老百姓年轻人是看不到那么远,因为我们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我们也从中受益。包括我们的日本整个对外贸易当中,中国占20%以上,那这些信息当然是有的。但就是说我们另一方面看到的,另一方面中国越来越强大了,媒体报道中国要建造航母了,中国的军事不断的怎么着了,领土问题怎么着了,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看到今天中国的年轻人,看到日本的大学里面年轻人,中国的年轻人非常的优秀,成绩又好日文也表达了非常的好。


那在这么样一种过程当中,他们从媒体报道,他们从现实上周围的环境都看到中国的强大,中国人那么的认真、优秀,成绩又好,而且他们都到什么哈佛美国的大学也不断的学习,是不是中国的年轻人也超过我们了。所以我认为就是说,我们在恐惧。当然这种恐惧呢也是打个引号的,因为这本身是个我们本身缺乏自信心,或丧失自信心的一种表现。所以我认为就是说对于日本,我作为一个日本人,日本人今天当务之急就是说,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崛起的过程当中,如何的重新寻找你的自信心,你的灵魂,你未来的路子在哪里,我认为应该是这么一个语境当中进行讨论。


邱震海:刚才都是男人们,用男人的思维在谈,从一个女性的角度,你认同吗?


杨宸(香港大学博士):我其实和我日本朋友接触过程当中,我常常感觉到一种,他们对我都很友好,但是他们对中国作为一个民族整体来说,有一种看不起的心态放在哪里,这种看不起的心态跟我今天看到中国,这么多土豪这么多有钱人形成了一个很鲜明的对比。


邱震海:你说的对中国看不起是指哪一年,是现在还是(2)5年前?


杨宸:就现在,就现在前几天我跟。


邱震海:你觉得有吗?


加藤嘉一:我是没有的。


邱震海:不是说你,在你周围的朋友当中,有这种今天2014年,我们不说1984年,也不是199几年,2014年依然对中国看不起。


加藤嘉一:我认为就是说日本人对中国国内的差异性是不了解的,他们只看到中国穷,中国强了,中国还在弱,那中国很多样化的一个社会嘛,那中国有强大的一部分,中国也有弱小的一部分,但在他们是看不到这种差异性。所以整体上我非常同意,整体来说日本人依然是,我认为日本人是很崇尚中华文化的,但是呢。


邱震海:但你们只崇尚一个古代的中华文化。


加藤嘉一:对,古代的文化。


邱震海:唐朝、汉朝,对当代中国呢?


加藤嘉一:对,所以这是个问题的关键,我认为日本人对古代的中华,我故意用中华两个字,中华是非常崇尚的。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是反日游行,中国制造,有强大的有很多令人感到恐惧的,这种鸿沟从古代到今天,中间是空白的。所以他们是承受不了,那整体来说我认为,实话实说我认为很多日本人,对中国是有看不起的心态。但为什么要看不起呢,我认为就是刚刚我说的,看不起的背后存在的是我们对自身的不了解,我们到底未来要往哪儿走,我们只看到中国的崛起,而且我们曾经崇拜过的那个中国的崛起,那我认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所有看不起的人现在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邱震海:刚才日本朋友很坦率,说了日本的很多问题,我们先休息一下,广告之后回来看看中国青年人的看法。


(广告)


邱震海:好,欢迎回来,你现在收看的是《寰宇大战略》节目,有关中日青年对话的第一集,我们现在是第一集的第二部分。刚才在第一部分里面我们谈到,日本青年对中国的印象,25年前觉得中国很贫穷觉得中国很友好,现在25年之后觉得中国强大了,但是同时有一点咄咄逼人,加藤先生刚才说这个背后是来自于,某种程度是来自日本的可能目前有些不自信,现在我们看看中国方面,中国方面中国的年轻人,对日本是一种什么印象?


萨苏:我觉得中国年轻人也是同样的问题,也是有些不自信,老百姓无非是两种态度,一种是态度是哈日的比较多,就是大家很喜欢日本的文化,那么另外一方面还有就是反日的比较多,他就情绪化很严重,比如说哪怕是一个日本人,他出来说的是比较平和的话,那么也会引起一些中国人,就非常强烈的那种攻击性。那他为什么这样呢,其实还是对自己不自信,他没有意识到,现在你已经是一个,就是很不错的国家开始起来了,你现在应该有大国的这种气质,你应该有更多的宽容,更多的善意,在前面中国的青年一直在拼搏呀,一直在拼,每天的时候身上背着很多东西要在跑,那他还不习惯能够静下来跟大家好好的说话。


邱震海:从日本方面怎么看中国青年的这种矛盾的状态,刚才他说了两个一个是哈日一族,另外一个是反日一族。


加藤嘉一:我曾经在北京就是说看到的,所谓的反日游行的现场,其实他们一方面抵制日货,一方面用日本的这个数码相机,那我当场问他你怎么解释。我的观察是他们的对日观,他们对日本的认知,他们对日本印象是矛盾的,自我矛盾的。我认为中国人和日本人包括青年人,都在面临自我矛盾的状态,所以问题是不好处理的。


杨宸:我反而觉得这是一种理性的表现,就是说一方面我对你有欣赏的地方,我对日本人做事严谨,国民素质是一种欣赏的态度,这一方面我们是不可以否认。但另外一方面我们有政治的矛盾的存在,所以说两种情绪的同时出现,我觉得反而是一种理性的表现,不是说一种自卑的心理。


邱震海:当然有时候,当我们谈到年轻人对对方,我们不能很笼统的谈一个年轻人,我们要区分这个年轻人有没有去过日本,或者日本的年轻人有没有去过中国,或者有没有日本的年轻人有没有了解中国,中国人有没有了解日本,这是完全不同的。也许各位已经都不是典型的日本人,你们也不是典型的中国人,因为你们对各自双方都非常之了解,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我们有一些图表,请我们导播出一下,这个我们根据中日双方各自的民意调查结果,比方是第一个对日本印象好的原因,这个是中国青年。


比如说其中相当大的54%觉得对日本印象好的主要原因,是日本产品品质可靠,最差的也就是日本文化有吸引力,第二个是日本讲礼仪文明程度高。所以可想而知这个中国年轻人,其实用刚才杨宸的话来说,理性的角度的来说,对日本印象好的原因还是很多。那么同时我们来看看日本年轻人,对中国印象好的原因。这个最多的是中国历史文化深厚,这个同时是中国美食丰富,中国经济发展快速,中国人勤劳。


同时我们看看对中国年轻人对日本印象不好的原因,我们来看看。这个好的我们就不说了,我们来说说不好的,中国年轻人对日本印象不好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侵略过中国,由于历史的原因,其次是日本挑起钓鱼岛争端,后面是对历史问题缺乏反省,日本渲染中国威胁论,日本领导人言行挑衅。


日本年轻人对中国不好的原因,下一张,这个日本年轻人觉得中国方面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对立在持续,觉得在历史上老是批评日本,觉得在日本争夺海洋资源等等,采取国际规则不符的行动,中国对日本造成安全感的一些威胁。好我们来看看,这个是不是的符合事实,先看看日本方面。


加藤嘉一:我认为,因为在中日交流的多层的面孔面前,这种数据呢我是不太认同用数据,或者这种数字本身来表达中日关系好还是不好,我们可能得超越这么一个阶段,但整体来说我认为今天中国人的日本观,日本人的中国观,很多的时候是没有自我的,可能中国人好一点看到日本的产品,日本的动漫,日本的连续剧,所以至少他们可以看得到这种比较活生生的日本人,他们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但我们日本人来说呢,我们顶多是一个媒体报道,历史上的教育,还有就是说我们中国制造,中国留学生在认真工作这些东西。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空白的状态,那刚刚我也看到那个统计,大多数的负面的东西都是来自媒体报道,或者政治上的关系,那我认为就是说接下来从我们角度来说更重要的,更重要的事就是跟活生生的中国人进行交流。更多的去中国了解一下,他的好还是不好。


萨苏:我们看到的这个情况,应该可以分别来说,就是首先来说虽然中日关系前阶段有不好的情况,但是我们看到我们个人之间的关系,有问题吗,国民之间的关系有问题吗,我们在中国朋友和日本朋友之间,并没有我发现这种,由于这种事情大家会在酒馆里打起来,我还没见过这种现象。但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的确存在问题,可这种问题要说呢,我们需要理性的来看待它。其实我自己个人觉得呀,这个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好,这是政治原因造成的,两个国家的关系不好未必是完全是坏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场争斗之中是没有输家的,因为在我们现在看到,美国老是说要他重返亚太,实际上这意味着他根本没有在嘛,是中国跟日本在瓜分美国的政治遗产。


邱震海:我觉得四位嘉宾都彼此太了解对方了,以至大家都觉得我们毫无问题的。


加藤嘉一:有问题,有很多问题。


邱震海:一个态度本身就是日本人,当然不会有问题,当时我们现在看一看,我们普通的中日的年轻朋友,没有到过对方,或者跟对方接触很少的朋友之间,他们到底是怎么种关系,然后回来我们再请我们各自非常了解对方的四位嘉宾来进行点评,我们先看看我们的中国嘉宾,张婷去过日本吗?


张婷(中方观察员):去过一次,对日本其实印象蛮好,如果说是旅游的话,那当然印象很好。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大部分的中国人对于日本其实潜意识里边,其实是一种成见的,当然这种成见是一种不信任的感觉,这个不信任的感觉是从我们的历史问题延续下来一直到现在,另外就是我认为是目前日本政府,尤其是右翼势力阻碍了中日之间的有一些交流,然后让我们对一个日本政府更加不信任,所以就对中日之间的关系,可能就有一种悲观的情绪。


尉冰(中方观察员):因为我今年19岁嘛,然后我也没有去过日本,但是呢。


邱震海:你没有去过日本。


尉冰:没有。


邱震海:你现在想象当中日本怎么样?忘掉这两个日本人,你现在就是媒体当中或者你平时心目当中,日本是什么样的?


尉冰:从小到大我们都接受传统的教育,然后每天放学回家以后都在看着很多的就是,中日战争的这些电视剧包括电影,然后再加上家人对于过去历史的这些介绍,其实我对日本的这个印象是不太好的。


邱震海:哪些不太好?


尉冰:其实我觉得他就像我身边的一类朋友,就是当我在最虚弱的时候他把我打了一顿,然后把我的女朋友抢走了,然后呢在事后他又不承认,然后在平时的生活中有些利益的事情,他就向你低头弯腰,然后没有利益的时候就向你,就各种骚扰这种感觉。


邱震海:好你看,这就是中国的年轻人,一位去过日本,对日本印象很好,但是一谈到政治问题对日本充满不信任,一位从来没有去过日本,还是19岁,但是他对日本的印象非常之差。


加藤嘉一:我想问一下,你19岁还非常年轻,你平时有没有用日本的产品,或者有没有看日本的动漫或者连续剧呢,在网上,因为我看他的发型好像也有点。


尉冰:没有,这是我自己的。


加藤嘉一:不好意思。


尉冰:因为我一直对日本存在这样一个观念,然后我想我代表中国内陆的一些群体呀,都是这样想的,因为产生了这种观念,所以说可能会稍微抵制这一些日本的文化我觉得。


邱震海:你觉得他现在身上的东西,他对日本的印象有多少是合理的,多少是不合理的。


加藤嘉一:我认为有合理有不合理,但我认为很正常。一个人换过来看,一个日本人看到反日游行的媒体报道,那或多或少对中国的产品会产生抵制,那我也会有啊。好中国的产品出了问题,中国人自身也有,中国的产品出了问题,那他还买不买中国的产品呢,我认为这是个非常人性化的,非常正常的一个思维。所以包括刚刚那位小姐说的,就刚刚杨宸女士她们就说,这个正常的一个理智的表现,就对中国有一个非常认同的一面,还有不认同的一面,自信的一面不自信的一面,我认为这种有不一样的东西,不一样的观念出来了,我认为这本身是个正常化的一个过程,所以我认为没什么不好的。


邱震海:好,小尉是因为19岁,这个年仅19从来没有去过日本,然后看了很多抗日的连续剧,也许会有这样一些。张婷是去过日本,去日本的时候觉得很喜欢很欣赏,回来以后依然对日本充满不信任,反思一下自己,你内心到底是一种什么心路历程。


张婷:我认为可能就是像刚才说的,所接受的一些媒体的报道,然后不停的在给你强加一种思想,就是说我们是有矛盾的。但其实现在年轻人,你看我也有一种反思,就是现在的年轻人包容心那么强,接收能力那么强,为什么还会对这个日本产生一种很强烈的不信任的感觉,那么中日之后我们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可能这些年轻人就站起来了,是中国的主导那中日关系会怎么样。


邱震海:我们在深圳现场,这是我们两位年轻朋友,一位去过日本一位没有去过日本,我们在东京现场有两位日本朋友,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来过中国,一位是中山,一位是由美子,二位好,ladyfirst吧,先听听由美子的意见,听到吗由美子,您来过中国吗?


阿部由美子(日方观察员):我来过很多次,我以前留过学。


邱震海:哦,留过学那也是非典型的,对中国的印象怎么样?


阿部由美子:我每次到中国的时候,日本的朋友说你去中国安全吗,我说不用担心啊,我每次中国都没问题。


邱震海:好,中山同学。


中山一贵(日方观察员):其实我没去过中国之前,我对中国人印象也不怎么好,除了大熊猫、穹窿中山(音)以外,都是政府腐败没有文化还有什么,其实都是负面的形象。但是我去了之后才知道,中国人那么热情、孝顺,对朋友老师都那么好,然后才知道我们日本人也得向中国人多学习,我是这样的。


邱震海:您现在说的全部都是,你们二位说的全部都是去了中国以后,对中国印象好的地方,在中国期间有什么给二位留下不好的地方?


中山一贵:我在中国的时候发现不好的地方就是,怎么说啊,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比方说我们日本人一般约去玩的时候,提前准备什么时间地点,但是中国朋友的话就到时候再说吧这样,所以我一直很不安心这样。


邱震海:其他的由美子?


阿部由美子:这个中国的年轻人,我们日本人的眼里觉得态度很积极,什么都充满自信,但是日本的年轻人现在心理没有信心的,我的印象。


邱震海:好的,感谢,我们同时再回到我们的现场,看看刚才两位中国的年轻人,两位日本的年轻人,二位点评一下。


萨苏:你看到他们之间虽然有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基本上没涉及到政治,他们虽然在中国可能会说,你问他有什么问题没有,他没有说中国人找我来问,说一个关于中日双方历史问题让我来承担责任,这个中国人其实是没有这么干的,中国只是在,中国年轻人只是在谈到,比如说对日本国家的时候,他可能会有这种看法,那么我们在日本也经常会看到,很多新闻里面那么多的,我其实当时看了以后心里很难过的,因为我是希望中日能够友好的,当我看到这些东西,我就想如果日本人看到这样中国的话,那么他怎么能知道一个真正的中国是什么样子呢,那么大家都肯定对中国是负面的印象,我觉得很难过。


邱震海:当我们大家刚才谈的时候,也许我们过多的把,也许我不知道是不是事实,我们都把责任推究于媒体,到底实情是不是媒体把我们对各自,脑子当中的印象搞坏了,还是我们本身脑子东西有问题,不要走开广告之后马上回来。


(广告)


邱震海:欢迎再次回来,现在收看的是《寰宇大战略》节目,主持的有关中日青年的对话,我们一连三集今天是第一集。我们看看刚才两个部分当中,我们谈了很多中日年轻人的差异,我们没有谈政治只是就中日两国年轻人之间的双方的互相的解读,做了一些非常人性也是非常表层的解读,现在我们继续进行我们的讨论,我们有一个图表,请我们的导播出一下。中日青年就业观差异显著,我们看看择业标准,中国青年认为能够发挥自己能力和个性的有64.8%,日本青年是56.2%。


下面一栏就非常有意思了,双方我们在中国年轻人和日本青年人当中做了个调查,说你是选择事业多还是家庭多,选择家庭多的年轻人中国青年只有9.3%,选择家庭多的日本青年有32.5%,超过中国。认为为了晋升可以牺牲一点个人生活,中国青年是18%,而日本青年只有8.2%,中国年轻人平时更多的还是愿意选择事业,而不是家庭,日本年轻人就选择家庭多一点,中国年轻人认为,为了晋升可以牺牲点个人生活,多一点日本年轻人就不太愿意做到这一点。


加藤嘉一:我的看法就是说,我刚刚看到这张表以后呢,让我很困惑,原来这个是不是中国人更多日本人更少,但这个地方反而是颠倒过来的。所以我认为就是说这个本身是个好事情,就是说日本年轻人可能越来越觉得,我的个人的事业,个人的生活更重要,原来的话可能不一样,我们的父母一代的话,他们完全可以实现自己的事业、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爱好,那全部为家庭付出。但好像今天有点不一样了,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现在正是一个正在过度的这么一个阶段。


萨苏:因为我是做IT的,所以我看这个表格跟你看的角度是不一样的,这个数据实际上表明是,中国的青年在家庭问题上遇到的麻烦更多的,遇到的困难更大,所以他才会把这个事情谈得非常认真,这个事情我在家庭事业我要有牺牲,他会想到这个问题,日本的青年因为他在家庭上遇到问题较少,他是不会想到这个事的。邱先生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日本跟中国的青年人谈到婚恋的时候,两个人会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因为我到日本就碰到这样的事情,居然他们在中学生的时候,因为我们有一个华人去了以后,他的小孩中学生的时候,他的女朋友开始给他送便当,然后这边的家长就是说我们要反对早恋,就不要让他们谈来往。但是结果日本老师说,你不要这样,人家他们在中学的时候就开始交往,然后到大学的时候他们就可以考虑到,考到比较相近的大学去,将来就进到哪家公司,一生都可以考虑好。中国是不可能的,中国现在的大发展时代不可能的。


邱震海:我的问题,这个问题到底是属于我们两国的国情差异,民族性的差异,还是发展阶段的差异,这个我的浅见可能是发展阶段的不同。日本毕竟现代化比中国早了那么几十年,一百年,可能这个发展阶段。比如我们现在谈爱国主义,中国青年现在爱国主义信心满满,日本青年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仓田徹:日本青年也是蛮爱国的我觉得,但是爱国的发挥的方向是不一样,可能是。就是说那个日本人对于,日本青年人对于日本的高科技,或者那个电器或者文化、动漫这些东西是非常有信心,非常热爱。他们不一定是自己爱自己国家的,或者什么政治性,或者其他方面的那个。


萨苏:这个爱国主义的问题上,我觉得应该给日本说一句公道话,就日本他在战后的和平主义教育是非常、相当彻底的,那么在爱国主义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我说的二位都是日本人可以说我说得对不对。在2000年以前,日本的小学教育、中学教育是不提爱国主义的,没有升国旗这样的事情。后来在国会2000年的时候,进行了一次讨论,因为这个爱国关键是一个问题,什么是爱国。这个在日本曾经讨论过很激烈的,是爱政府、爱天皇,还是爱什么。最后结果定义是爱这一片土地,这样才被各个议员所接受,才开始日本的爱国主义教育,所以这一点来说呢,我觉得这是日本应该骄傲的事情。但是在后来有的事情我就觉得不骄傲了,因为中国也看到了,你们有一位知事居然因为这个教师去,不参加升旗仪式就把人家开除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感到了有一点紧张了。


邱震海:杨宸怎么看?


杨宸:其实我觉得这一代青年,像我们这一代出生在80年代的,其实经历的社会变化是不同的,所以在中国青年的情绪当中,就有一种高涨的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包括我们刚刚说的像媒体的宣传,学校的教育,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像影视文化的这种渗透,我有朋友就说到你们上海来打开电视,一半以上全是反日的片子,是不是还能播播别的。那我不觉得有这么夸张,但是可能给他的一个印象,就是整个大环境给他的感觉,就是在中日对立的局势之下展开的。


邱震海:好,你提出一个很好的点,就是中国年轻人现在可能所谓的爱国情绪满满,我们先去我们两位观察员。


张婷:我认为大部分的年轻人,现在其实都是比较理智的,不再会对中日关系,会有一些偏激的想法。


邱震海:小尉呢?


尉冰:我觉得也是一个偏理智吧,因为毕竟现在在一个大环境下,大家都是本着互利共赢这样一个原则,大家一起来发展,我想还是随着年龄的增加,这个人群会变得越来越理智。


张婷:对,现在不会仇日,我觉得目前的就是中国年轻人,应该不会因为一件事情,就激发起非常强烈那种仇日的心态。


邱震海:其实慢慢现在,我们切入到一个非常有意思,也是越来越难解决的问题,刚才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在谈,其实我们在谈三个层面的问题。就年轻人个人,个体上来说都没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很喜欢对方,也可以很欣赏对方,民族性格的差异,发展阶段的差异都不是问题。包括可以娶中国太太,可以娶日本太太,但是我们另外还有两层,一个是国家力量在左右着我们对不对,政治立场、国家力量,另外一个是媒体力量在左右着我们的年轻人。所以这个三股力量在交扯,在拉扯,OK你们作为个体都毫无问题我相信对不对,但是你面对国家力量对你的拉扯,你何以自处,你面对媒体力量对你的灌输,刚才张婷用了强制灌输这几个词,你又何以自处?


加藤嘉一:我的看法还是这样子,就是说我认为整体是很可怕的,我们把中国视为是一个整体,我们把,所以我们总是讨论中国人怎么着,日本人怎么着,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的。可能80年代那个时候,就是刚刚您提的80年,我刚刚出生那个时候是可以的,中国人是怎么着日本人怎么着,但今天已经看到了变的方面。还有政治关系,媒体所灌输的形象,包括就是说你有限的接触到的中国年轻人,日本年轻人。那今天就说个人的,媒体的,国家的,三股力量在交叉,这种状态本身我认为这是个正常的阶段。所以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数据,对对方印象不好,对对方印象不好很好。


但这整体来说,我相信两国的老百姓是渴望两国关系变得好,所以我认为今天整体来说呢,我们对两国关系重要性本身是有共享的,我们是可以认同,这是很重要。但是另一方面呢,由于刚刚您所讲到的,就是三股力量在交叉的一个过度的状态,我认为这种状态持续,是至少要持续十到二十年。所以我非常同意萨苏先生说的,我们要有耐心,多给对方一点点时间,在这个过程当中,那我们怎么了解对方,那就只能是一个多层化的,多样化的方式去接触对方,只能是这样子了我认为。


邱震海:如果按照加藤刚才所说的话,未来至少要持续一二十年,我认为你说一二十年还是乐观了,我认为可能未来还要持续四五十年,好那么注意个体,青年人的个体,这么大浪淘沙会令你非常茫然的这个时代,每个青年应该如何自处。


萨苏:我觉得两点,第一点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什么叫国家利益,国家是之间由于他有国家之间的利益关系的时候,他们有的时候会把关系故意做得好一点,有的时候会做得不好一点,因为这样都是取决于,我这样做把关系搞好了对我有利,还是把关系过的不好对我有利,这是整个国家的问题,我们首先要把这一点看明白。那么第二点就是说国家是国家之间的事情,但是我们人民之间的往来,我觉得就是用我们对香港的话说,就是马照跑舞照跳。


邱震海:但实际上能有那么乐观吗,这个人民之间的往来,能够完全摆脱国家关系的这个牵制吗?


加藤嘉一:我两点,第一点就是我认为今天交流多了,跟80年代我刚出生的时候不一样的一点,交流多了。我认为今天中日关系的摩擦面,冲突面不断的增加,不断的表层化,我认为这个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的交流多了。


邱震海:正好是反过来,别人认为往往是交流少才产生摩擦,你认为交流多了才产生摩擦。


加藤嘉一:八十年代那个时候交流少啊,所以摩擦很少啊,现在交流多了,看到对方的方方面面,这样之后呢看到了对方的不好,然后产生摩擦,我认为怎么克服这个摩擦,也是只有交流。所以这还是要循环过来,就是说交流造成摩擦的增多,但怎么解决摩擦的增多,那只有交流这是一点。第二我认为那怎么,今天两国的年轻人,刚才做了什么,我个人的体会就是,最重要的还是我们在双方的交流面前,我们还是要成为一名公民。今天我们是大多数是在谈论情绪的,但我们怎么从情绪提升到一个认知的水平,那你得有个公民的意识,那公民意识最重要是独立思考,那我们看到实际上您谈到,国家的层面媒体的层面,个人的层面,我们可以有很多的层面,很多的层面本身好的,但问题是你怎么进行个独立的思考。


所以我经常看到,日本很多的年轻人,包括像刚才东京的二位,经常会问我,我们跟中国的年轻人谈到历史问题的时候,我们怎么办?我总是这样给答案的,一你可以介绍政府的立场,二你要给他们介绍社会层面用什么样的看法,不一样的看法,最后你得表达你自己的观点。你没有自己的观点,那对方只是认为你是代表政府的,你的立场是跟政府国家是一样的,所以我认为就是说最重要还是一个独立思考,那就是我们这两国关系面前,我们都成为一名公民,这样的话我认为长远的来看,我认为两国关系可以谨慎的乐观。


邱震海:好,同意吗?


萨苏:我非常同意加藤刚才的说法,有的时候交往多了的话呢,有的时候还会引起更多的麻烦,而特别在中日之间的关系上,有一个技术性的问题,就是网络上的这种交流啊,那可是不能当作交流。真正的交流呢要面对面的这种交流才作数,因为实际上我们要说当我看那个日本的网络的新闻政府,当时非常害怕的。我就想如果我把日本各大媒体上面,大家网络评论发过来,中国人炸了,因为这些评论是非常负面的,但是无论是中国还是在日本,在网络上面发表的言论,通常都是负面的言论比较多一些,负面情绪多一些。如果见面大家互相交流的话,就完全不一样。


邱震海:好,我们谈了这么多,其实我们还在谈双方互相如何认知,其实撇开政治、撇开媒体,我们公民如何互相认知,其实中日之间的年轻人对话,因为我们在第一集,我们双方的互相认知才刚刚展开,中日之间的矛盾复杂着呢。到底有哪些复杂矛盾,我们下一集节目,会继续展开我们的中日青年人对话。非常感谢各位的关注,也感谢各位的收看这一期的《寰宇大战略》,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