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线上的过客

坚定向前走;不忘历史;我们身边的风景最美;爱是生命最美丽的展现

 
 
 

日志

 
 
 
 

巴金眼中的名人(1) / 文庆  

2014-01-26 17:45:14|  分类: 读书新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的真好,看了你也会喜欢

2014-01-26 08:18 | 阅读(115) | 标签: 冯雪峰老舍丰子恺 

篇首语:本文节选自视频节目《小文解构》第三期:巴金眼中的名人(1)

视频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Y2MDIwMDI4.html

 

1.冯雪峰

 

首先出场的是冯雪峰。这个家伙写诗,也搞文学理论,与鲁迅关系比较好。巴金第一次见到冯雪峰时,冯雪峰比他出名,但没有摆什么架子,这一点巴金还是比较满意的。文人一般敏感很要面子,你要是表现得牛逼哄哄、看不起他们,也许他们与你老死不相往来。摆架子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知识不多水平不高,由于偶然的原因出名了当官了,便开始摆谱了,这种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只要能够安静听他们的教导,满足他们的虚荣心,这些人还是愿意与我们合作做事的。而另一种摆架子,是因为知识太多水平太高,他们不是故意摆架子,而是自然而然就表现出一种优越感,比如钱锺书先生,注意啊,他是剑桥大学的学士,没有什么高学历,但是知识渊博。他从英国留学回来,在清华大学呆了一年就呆不下去了,因为有时候他讽刺了别人的无知,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但是人已经得罪了。

 

巴金先生也有点摆架子,他并不怎么尊敬那位位已经出名的文学理论家冯雪峰,也许是冯雪峰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文学作品。每个文人都有自己的价值标准,他们看不起那些不符合自己独特标准的文人,这就是所谓的文人相轻吧,关于文人相轻,有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文人在谈到其他文人时,经常会表达一个意思,就是:尽管他们不完全认同对方的观点,但认为对方的什么什么方面是非常好的,我从来没见过哪个有点名气的文人会发自内心地完全赞同别人的观点,好像不说出一些不同意见,自己就没有价值一样。巴金没有文人相轻的坏毛病,但也有自己的原则,在五卷本随想录中他不曾专门回忆梁实秋、林语堂之类的文人,一来可能是因为巴金与他们没有打过交道,二来是巴金也讨厌他们那种为悠闲而悠闲、为幽默而幽默的文风。虽然巴金不怎么尊敬冯雪峰,但大家还是互相信任,经常海阔天空地聊。冯雪峰给巴金的印象是,书生气太重,耿直,真诚,善良,缺乏冷静,容易冲动。

 

巴金还举了个例子来表现他的冲动,1957年有一次开会,因为有人反映当时的青年读不懂鲁迅的文章,可能认为鲁迅已经过时了,冯雪峰当场就发火了。他是非常维护鲁迅先生的,而现在,不管在哪里开会,如果有人说鲁迅已经过时,我想没有几个人会真正动怒,因为大家普遍认为言论自由嘛,不过,也许在冯雪峰看来,这不是言论自由不自由的问题,否定鲁迅作品的价值,就是否定了自己的社会责任。前段时间,有人讨论鲁迅先生的作品退出语文教材的现象,里面内情是什么,我们也搞不清楚,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清楚,鲁迅对中国社会的批评非常深刻,后来的作家没有几个人能够赶得上,既然我们的国歌依然是《义勇军进行曲》,那我们的语文教材中就不应该减少鲁迅先生的文章,他的文章就是文学界的《义勇军进行曲》。

 

巴金与冯雪峰可以海阔天空地聊天,但两个人对人生、对文学的见解不一定相同,可是冯雪峰觉得巴金是在认真地搞创作,巴金则认为冯雪峰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好党员。巴金写得比较含蓄。直白一点说,冯雪峰认为巴金的作品价值不大,巴金认为冯雪峰的诗根本就不是诗,他一心为党服务,但也没有打击文人,而是积极鼓励文人的创作。所以,成为朋友并不一定需要志同道合,双方都尊重对方的认真工作与真诚观点,就可以了,观点有差异,没有关系,只要人品没有问题就好。有个朋友曾经与我谈到他在大学念博士的经历,他一旦发表一些反对民主自由的看法,周围的博士们就群起而攻之,根本没法沟通,所以博士虽然博学,但不一定包容,依然很偏激。

 

2.老舍

 

提起老舍,大家都很熟悉,他获得了“人民艺术家”的称号。也许是我孤陋寡闻,我从来没有听说第二个作家获得这样的称号的。老舍先生为什么会获得这样的称号呢?因为他在1949年之后写了不少歌颂新中国的作品,用巴金的话说,1957年老舍写出了他最好的作品《茶馆》,他是用艺术为政治服务最有成就的作家。一听到艺术为政治服务,很多人就不舒服了,似乎这样的艺术家、文学家都是御用的,没有自己的独立观点。巴金也很讨厌这样的御用文人,但是他却特别欣赏老舍的作品,这说明虽然老舍在歌颂新中国,但依然有自己的独立观点,他的作品《茶馆》有极高的文学价值。

 

人们提到沈从文等等的作家,都为他们感到惋惜,因为他们在1949年之后就不再创作小说了,似乎是体制逼得他们不敢再创作小说。可是,同样的体制,为什么老舍依然能写出杰出的作品呢?体制的限制再多,杰出的文学家都有能力去巧妙地突破这种限制。我们再来想想,是1957年老舍先生面临的限制多,而是现在作家面临的限制多呢?为什么现在很少有作家能创作出类似《茶馆》一样接地气的杰作呢?总而言之,将作品的平庸归咎于体制,很大程度上是思想的懒惰,是江郎才尽的表现。老舍的《茶馆》不是平庸的,巴金特别提到《茶馆》中一句台词:我爱咱们的国呀,可是谁爱我呢?这是在说老舍后来的悲剧命运,像老舍这种既能保证作品的质量、又能保证作品歌颂新中国的伟大作家也逃脱不了被疯狂的人们批斗的命运。现在少数人可能不再说“我爱咱们的国呀,可是谁爱我呢?”,他们会说,我不爱咱们的国,我只爱我自己,因为除了我自己,我不知道还是谁还真正爱我。

 

巴金在谈老舍的时候,还提到一位外籍华人的话,他说,中国的知识分子非常了不起,是忠诚的爱国者,西方知识分子如果受到四人帮时代的待遇,早已跑光了,可是中国的知识分子,能工作时会立刻工作,不会一直记着以前的那些仇恨。这段话让我联想起二战时期,德国很多精英知识分子都逃到了国外,德国科学家爱因斯坦还写信给当时的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美国赶紧研制原子弹,免得德国的希特勒抢在前头,不过他万万没想到美国会把原子弹投到日本的两座城市,导致几十万人死亡,没死的人,由于爆炸产生的强烈冲击波而双目失明,更由于放射线而得了白血病。美国给日本造成这么大的伤害,日本政客似乎从来没有对美国强硬过,中国从来没有主动伤害过日本,一些日本政客却一直对中国比较强硬。

 

刚刚所说的那位外籍华人夸奖中国知识分子的话是不是经得住推敲呢?如果说从民国过来的知识分子比较爱国,我们可能还相信,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学术腐败太过严重,文学界论资排辈或者只追求虚名,艺术界千奇百怪让人摸不着头脑,当然现在的知识分子关于中国的前途也争论得不可开交,但他们不是在关心中国,而是为自己那些似是而非的观点辩护。比如作家韩少功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有些知识分子的脑袋在书本里,不是在生活实践里,读了100本书然后产生第101本书,这怎么会不出问题呢?除了脱离实际,现在的知识分子移民的也不少,所以那位外籍华人的话,有几分正确呢?

 

3.丰子恺

 

丰子恺,也许有些人不了解他,他的老师是著名的弘一法师,这位大师精通音乐、诗词、书法等等,那首“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著名歌曲《送别》就是他填词而成的,这首歌曲的乐谱是美国音乐家搞出来的,但在美国并不流行,可是被弘一法师改编成中国歌曲后,反而火了,所以老百姓的口味很诡异,你搞不清楚什么歌曲必然会火。受弘一法师的影响,丰子恺也懂音乐文学,不过让他出名的,却是他别具一格的漫画,这里的漫画不是讽刺社会啊,用巴金的话讲,是描写古诗词的意境、儿童的心灵与幻梦,欣赏这样的漫画是一种愉快的享受。现在大街小巷都有宣传中国梦的宣传画,其中很多都是丰子恺的手笔。历史真会讽刺人啊,曾经他的漫画被疯狂的人们疯狂批斗,现在却被用来宣传中国梦。

 

丰子恺的标准形象是留着雪白的长胡子,拄着手杖,如同仙人一般,很有艺术家的气质。可是,被批斗之后,巴金曾经见过他,不拄手杖了,腋下夹了一把伞,急急在路上走,胡子也没了。在我们看来,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因为拄手杖、留长胡子都不是劳动人民的本色,哪个农民会把胡子留那么长,还拄个没用的手杖摆谱呢?脱离劳动人民就是资本主义,罪名太重了。当巴金看到批判丰子恺的海报,想到自己可能有一天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为了能够扛得住疯狂批斗,他还偷偷练习低头弯腰、接受批斗的姿势。当然了,他的练习没有白费,后来真是用上了。当时的著名知识分子,太不容易了。

 

归名人为凡人

归卓越为常识

此乃文庆视频节目《小文解构》的宗旨

无用之学,是为大用

请在微信“添加朋友”→查找公众号:maxhegel

即可获得《小文解构》定时推送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