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线上的过客

坚定向前走;不忘历史;我们身边的风景最美;爱是生命最美丽的展现

 
 
 

日志

 
 
 
 

随笔一写:知识分子的分裂与人性建设 / 王海洋ocean  

2013-05-03 11:49:32|  分类: 讲点真的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05-03 11:02 | 阅读(25) | 标签: 知识分子分裂人性建设 

按:讨论显而易见的问题,对于如何解决不做过多阐释。

 

1

在任何社会,知识分子群体的分裂都是不可避免的,在专制体制下这种分裂将变得更为严重,因为这时分裂的主要外部力量不是来自知识分子之间的观念与思想差异、对抗——这种差异与对抗从多远的角度来审视反而是良性的——而是来自于极权政体所施加的强权压力——它就像是一把锋利的斩刀,轻而易举就把知识分子群体一斩为二,进而同意我的便是我的同类,并得到体制的庇护和奖赏,不同意我的便是异类,被抛向生存维艰的边缘地带。

 

而在统治者看来,我的“同类”更多时候也包括那些主张与体制进行良性互动的温和改良派,因为这些人并不主张进行立刻的、显性的、激烈的政治反对。统治者的逻辑就是这么个样子,这似乎可以解释为什么微博可以在统治者的眼皮底下生存下来,而推特等不能被容许。总之是,一切在国内所进行的在他们看来都是可以被控制的,既然能被控制,当然就不具备实质性的威胁,本质上再激烈也只是属于与体制互动的一列。

 

接着第一段说,将知识分子群体一斩为二的强权蛮力,对整个社会和人性构成了难以涤尽的毒害:使作为一个文化整体的民族品行倒退,使人性中那些深藏的幽暗意识被不断地扩大释放出来,造成的结果是传统德性与人伦的颠覆,在过去与未来之间制造了一个断裂的鸿沟,失去了走向未来的道路。当价值不再作为价值的评判标准,混沌的时代便开启了,人没有了方向,便极容易被蛊惑和奴役。

 

同时这种斩断在知识分子之间制造了一个严重对立的格局。主张与体制进行良性互动的知识分子被另一部分持坚决不与体制勾兑态度的知识分子当做是知识人的“异化”,他们认为这种异化是向着极权统治者献殷勤,本质上是犬儒主义,更严重来说就是堕落。因此,我们看到,本来属于知识分子之间观点与思想的良性竞争,被异化成了“主张与体制良性互动、温和推进改良”与“主张坚决不与体制有任何勾兑、彻底政治反对”之间的严重对立对抗,就此,知识分子在这个社会被彻底撕裂了。当知识分子不再把最主要的精力放在为社会提供思想资源上,不知这个社会还有没有另外一条道路可寻找到以通向未来。

 

当体制依旧坚如磐石,围住这个国家的黑墙依旧厚重与高耸,红色恐怖依旧在头顶如乌云密布。这种状况持续得越长久,情况就越糟糕,因为持坚决反对者姿态的知识分子就越发地把对体制的憎恶转移到在他们看来异化的那部分知识分子身上。越长就越糟糕,对立越严重,化解越难。这几乎是一个恶性循环。而坐收渔人之利的就是这个体制,知识分子输了,这个社会输了,只有体制赢了。我们的知识分子如果不能意识到这一点,将是多么地令人无限悲哀啊,历史使命无从谈起。

 

2

改造社会的意愿太多强烈并不必然就是好事,例子是显而易见的,如十九世纪欧洲大批的革命民主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思想家,他们中的一些人如车尔尼雪夫斯基,持“犯罪是对不正常社会制度的一种反抗”的观点,为暴力革命提供了通行证,又如空想社会主义者傅里叶的“法郎吉大厦”,是早期的乌托邦形制。

 

类似的例子当然不胜枚举,法国的、苏联的、中国的、拉美的,而说上一段话的意思,在这样清凉静谧令人安心的深夜有如此更加强烈的体悟,深感生活的意义、生命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成为一个彻底的斗士、持决绝战斗者的姿态,也在于寻找到一个饱满度过的人生,丰富多彩多维度的经验生活。更何况,对人性的发现和发展,其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单纯社会制度的构建。做一个恰当的比喻,一个好的社会制度树立起一个外在的体格,但是这个体格的健康成活正依赖于人性的建设。

 

当然,这并不是说对于不好的社会制度我们就应该持犬儒的态度,而是要做到更加精细:在反对不合理社会制度的同时,也要同时展开另一个层面的建设,这个建设不是外在的,而在于人性;正如崔卫平所言:人既有尊严与爱,又邪恶,既向往光明与理想,又沉沦与昏暗。如果不知晓这些,不配合这些,那么改造社会制度的旗帜往往就是让人顿生疑窦的,因为有太多的历史经验在时时教训我们,当最初充满理想主义的社会制度的改造走向极端,不仅不会发现人性、维护人性,反而彻底的禁锢人性、灭绝人性。

 

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罪与罚》中那位洞晓人性之重要性的年轻人所言,“他们——指那些社会主义者、空想社会主义者,他们倾向于不正常的社会制度是一切问题的根源,认为只要有一个好的社会制度一切问题就都迎刃而解了,人会立刻变得完全纯洁和遵纪守法起来,而人性的颜色丝毫不被考虑为问题的促因之一,以此,人性也就不重要了,人性的存在也无必要了——不需要活生生的灵魂,活生生的灵魂需要生活的过程,活生生的灵魂建立在对历史的尊重上,活生生的灵魂不服从支配。他们需要的人哪怕是散发着腐尸臭味的,是可以用橡胶来制造的,因为他们没有生命,没有意志,不会反抗”。

 

人性的建设,而不仅仅是社会制度的改造,正是为了打破以上这些种种落入窠臼的模式,避免一而再再而三地掉入“打倒——但制造了一个更坏的”的陷阱。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