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线上的过客

坚定向前走;不忘历史;我们身边的风景最美;爱是生命最美丽的展现

 
 
 

日志

 
 
 
 

碾压惨案发生后 精英脸上绽放出残酷的笑容  

2013-04-04 01:09:36|  分类: 讲点真的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04-03 11:44:39.0

碾压惨案发生后 精英脸上绽放出残酷的笑容 - lyh9868 - 天山过客

解说:并未达成书面协议,开发商的铲车为什么敢开进农民的承包地?河南中牟县宋合义死亡事件真的是意外吗?

宋长海:摆手他一直都不停车。

解说:被水泥罐车碾压致死的农夫张如琼,涉嫌故意杀人被刑拘的施工人员谭某,发生在湖北巴东的这起事件,仅仅是两个人的冲突,还是宜巴高速路建设另有隐情?宋合义之死,张如琼之死,河南弘亿农业科技公司,湖北宜巴高速公路29标段项目部,快速跟进的赔偿背后,悲剧还会发生吗?

中牟县西春岗村村民:阻挠他就打你。

解说:在各方的关注与努力下,城市里的强拆正在变少,而越来越多的农地强拆又该如何应对?

《新闻1+1》今日关注:制止农田里的“强拆”。

白岩松评论员: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在短短的一个星期之内,河南和湖北有两个农民,因为自己家的承包地和房屋的赔偿问题被有些开发商给盯上了,但是相关的条件又没有谈拢,拖了一段时间,但是最近突然发生了急剧的变化,两个人都因为捍卫自己的利益,被开发商的铁家伙,给碾死在了车轮下。再过几天就是清明节了,我们整个社会该如何陪伴这两个家庭来面对这个日子呢?

解说:一起发生在河南中牟,另一起发生在湖北巴东,一个因不满土地被占用,另一个不满财产补偿,一人死于铲车之下,另一人则被水泥罐车碾压致死。相隔仅三天,接连发生的这两起事件让人触目惊心。

在河南省中牟县姚家镇西春岗村,农民宋合义或许致死都没有想到,他竟会在自己的责任田里被开发商的铲车给活活碾死。据了解,事发的这十亩土地原本是宋合义等三人承包,用来种植林木的。但河南省弘亿国际农业科技公司一直想以每亩八百元的价格占用这块地,由于双方因为补偿款一直没谈拢,因此协议也就一直没有签。直到3月27号下午,弘亿公司将铲车直接开到了地里,就在宋合义上前阻拦时,悲剧发生了。

宋长海土地承包合伙人:那个铲车往西走,我就给他打招呼了,不让推,就给他摆手,他倒车的时候就摆手,摆手他一直都不停车。看着不行了,宋合义一推把我推到一边,车没有压到我,他没有来得及跑,把人压坏了。

解说:就在事件发生26个小时后,中牟县政府就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信息,称肇事司机已被拘留。而这起事件是弘亿农业科技公司施工期间发生的一起意外事故。此消息一出,立即引来质疑,一辆车速有限的铲车,开到了死者的承包地上,肇事司机本应有着充分的预判时间和应激反应能力,那么意外从何说起?而对于肇事方弘亿公司来说,他们更多的则是一直在强调死者死时的酒精含量。

王士成弘亿国际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原因就是一个施工事故,就是因为昨天公安机关把他的尸检报告也出来了一部分,他的酒精含量是231.91(每百毫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因为酒量过多,现场我也不在,所以我也很难说去演绎现场到底是什么状况。

解说:就在宋合义之死还没有一个准确说法的时候,三天后,也就是3月30号上午,湖北巴东的农妇张如琼又因工程损毁房屋的补偿,与宜巴高速29标段项目部沟通时发生纠纷,被水泥罐车碾压致死。

李思远新华社记者:这是三年前的事情,一直有村民找他们协调,然后就是不赔偿。之前施工的时候,施工方把原来的一条自然的排水沟给堵了,造成水排不出去,许多村民家被淹。

解说:据了解,死者张如琼家中的房屋因宜巴高速项目施工受损,项目组曾答应赔偿,但三年多了,一分都没兑现。因此在30号,张如琼与其他村民再次找到施工方时发生冲突。

李思远:近期工程要完工,村民就比较着急,那天三个妇女去找工地的人员理论,然后过程可能有推搡,最后就是施工方,就是工地的一个相当于协调人,要挟说再不让开就压死你,然后他就把车开动了。

解说:事发第二天,当地官方就发布信息,称肇事司机谭某因涉嫌故意杀人已被巴东县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在上周,接连发生的这两起惨烈的事件,引发了社会强烈的关注根据人民网舆情监测的数据显示,截止到30号,关于中牟农民被开发商铲车碾死官方称属意外的相关话题,位居当日热点排行第一位,引来至少65万网友参与讨论和超过6.5条的网友评论。

白岩松:湖北的这起事件是发生在死者离家不远的地方,而河南的这起事件直接就是给碾死在自己的承包地里承包地。湖北的事件已经涉嫌故意杀人,暂且不说。回到河南那个事件,最开始事件发生20多小时之后,说是一个意外事故,后来警方说涉嫌过失致人死亡,这两者有一点区别。但是说句实话,当意外事件定性一出来的时候,相信所有人都会感到意外,即便是正悲伤正在掉眼泪的人们都可能被气出笑声来,因为太让人意外了。

第一点,怎么会这么意外呢,你的车怎么开到人家的承包地里呢?这是很重要的一点,而且就是发生纠纷的承包商的车,就是企业里的车。

第二点,特别耐人寻味,为什么很快就要告诉大家,这个死者是醉酒,他的酒精含量是多少,我想说的是跟这起事件有多大关系吗?如果这是一起车祸,立即来查酒精的含量,对定性是非常起作用的,但是这是硬性的铁家伙。可以做一个比喻,假如说有人要故意杀人,但是其他人跑的比较快,而有一个人稍微喝了一点,没跑的那么快被杀死了,最后责任是被杀死人的还是涉嫌故意杀人的人呢?因此这件事情其实很清楚。

更让人意外的是,为什么迅速查清死者酒精含量,而且要公布出来,背后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方式,想帮谁呢?果真注意听,企业方面迅速假装轻描淡写地拿这个事说话了,而且这个企业还似乎有一些笑意在谈这件事,轻描淡写的,挺可怕的。再看看这段视频。

王士成弘亿国际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原因就是一个施工事故,就是因为昨天公安机关把他的尸检报告也出来了一部分,他的酒精含量是231.91(每百毫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因为酒量过多,现场我也不在,所以我也很难说去演绎现场到底是什么状况。

白岩松:他这一笑让我浑身都发冷,他在玩命地强调酒精这件事情,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吗?这样的企业究竟施工的能力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是这样的企业在这个社会上存在真的挺让人可怕的。在这儿要给当地政府提一个醒,一定要提一个醒,其实这是企业和村民之间发生了纠纷,而且直接导致了死亡,当地政府应该本着客观、公正、理性,然后守法,同时公开、透明的原则来处理这件事情,稍有不慎,或者说用词不当,最后就容易让大家把愤怒由肇事的企业转移到对当地政府的愤怒之上,最后有可能把火都泄在你的身上,对各级政府形象树立来说显然都不是好事。当然这只是我们多嘴提一醒。

接下来大家会去关注这样的事情会得到怎么样的处理呢?没想到意外的一个变故又发生了。我们接着看。

解说:“我是河南中牟县农民宋合义的儿子,我父亲27号在承包地内被征地者开铲车碾压身亡,作为家属,我有三点诉求:第一,父亲有可能被蓄意碾压,因为压人前围观者曾呐喊提醒司机;第二,肇事司机是开发商堂弟,没驾驶执照,希望警方彻查;第三,向好心律师求助,绝不放过这些强行征地者。”这是昨天下午宋合义之子宋宏欣发布的一条微博,然而不到24小时,今天中午其微博中转发的一则名为“宋弘阁”的声明,却忽然让事件的走向急速逆转。“我是宋弘阁本人,关于弘亿公司,我们现在已经协商解决了,谢谢广大网友、媒体们的关心,请帮忙转发一下,对于赔偿这方面,当地政府帮助很大,然后公司态度也比较积极诚恳,对此我本人和我母亲感谢政府的帮助,同时表示对弘亿公司充分的谅解,希望大家也能体谅。”这个宋弘阁到底是谁?

宋合义儿子宋宏欣:因为我身份证上是宋弘阁,其实现实中家里人都叫我宋宏欣。

解说:不到一天时间,宋宏欣对肇事方弘亿公司的态度可以说发生了重大转弯,这不禁让公众疑惑,是声明中提及的相关赔偿影响了宋宏欣的态度吗?

宋合义儿子宋宏欣:赔偿结果现在还算合理,感觉还可以,现在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具体情况我会在网上发,跟网友、媒体解释一下,说一下。

解说:而关于赔偿的具体过程,以及最终的赔偿额,宋合义的亲属均表示不便多谈。

记者:一开始咱们的赔偿诉求是多少?

宋合义妹夫:我们签过协议了,再说就不好了。

记者:中间在谈的赔偿额上,最开始双方差异大吗?

宋合义妹夫:最开始差距有两百来万吧。

解说:据了解,当地政府部门是这场赔偿的主要推动者。

宋合义妹夫:是政府部门协调企业给我们赔偿,乡政府的一个书记协调赔偿的,还有村干部。

记者:当时是他们主动找到咱们进行赔偿,还是咱们有赔偿诉求之后他们过来?

宋合义妹夫:他们找到咱们。

解说:然而公众关心的是,赔偿过后,宋宏欣是否还会追究肇事方的责任。

宋合义儿子宋宏欣:刑事案件,只能等法院判过以后,我看过,我知道了才能说。

记者:如果说最后法院的判决结果,您认为有很多不合理或者不满意的地方,您会继续追责吗?

宋合义儿子宋宏欣:因为当时(政府)向家人交代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有不合理的可以提出一些要求。

解说:而在湖北巴东,张如琼之死的赔偿同样也尘埃落定,85万成为最终的数字,而这依旧是一场由政府主导的赔偿。

李旭张如琼侄子:有司法局、公安局,还有我们镇、镇党书记。

记者:我想问一下赔偿事宜是咱们主动提出要求培养,还是政府方面主动要求?

李旭:政府他们要求找我们谈赔偿的问题。这个人给再多的钱,给一千万、一个亿起什么作用,人死能够复生吗?不起作用。我们肯定不会跟他谈钱的事情,我们要求法律严惩这个人。

白岩松:两个当地的政府都主动地介入到对死者的赔偿事情的解决当中,这个没什么可说的,正常,这是A面,但是B面,让大家会产生怀疑,是不是在帮着企业等等,当地政府如何让司法对独立的肇事者予以严惩,我想AB面加在一起的话就会得到一个相对合理的解决。

回到河南那件事上,为什么遇难者的儿子在一天之内态度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毫无疑问是钱,想想他们谈不拢的差额都在两百万,最后谈成的价格应该远远高于这样一个数字。因此一天之后,他的儿子就会说,公司态度比较积极诚恳,当地政府帮助很大,对此我本人和我母亲感谢政府的帮助,表示对弘亿公司充分的谅解,希望大家也能体谅,再次感谢大家的关注帮忙及关心。然后网友马上就有意见了,小兄弟这么了事了吗?不会是真的吧?是有人故意制造混乱掩盖真相吗?你是他儿子吗?看到结果真让人心寒,你太让人失望了?送你两个字:呵呵。我觉得后面的话完全不必要,没必要去谴责死者的家属。想想看现金,而且一大把的现金,对于事情已经发生了苦难的家庭来说,要比我们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同情和安慰要直接和现实的多,人总要在现实当中继续存活下去。这个时候当家人已经没有的时候,钱是很实际的一种帮助,我觉得没必要去谴责,但是社会要用另外一种去寻求正义。否则的话就像2010年武汉王贝美容致死案,最后私了了之后,大家似乎没办法了,现在这件事情像空气蒸发一样,那么谁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就是上回私了,社会又进一步很好解决新的受害者。

中牟县西春岗村村民:这个地你不给他,他把你的路给堵住,你不给他,你也没处走了。

中牟县西春岗村村民:阻挠他就打你,打你打伤了,了不起赔你点钱。

中牟县西春岗村村民:他引起俺们庄民愤了,给我们庄老百姓弄得没法过。

解说:河南弘亿公司总经理王士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承认,双方已经达成初步的口头约定,只是还没有形成书面协议。

记者:这个协议还没签?

王士成:还没签。

记者:按规定来说是不是应该签完协议,付完款之后再施工?

王士成:理论上应该是,这个土地手续还没有办完,施工方就进入施工,我觉得我们在管理当中有不到位的失察失责状况出现。

解说:对于这接连发生的两起事件,有评论指出了此类事件层出不穷的深层原因。既然施暴的成本这么低,效率这么高,自然要纷纷效仿。

李旭:总之在我的内心里,他们的项目部就是怎么呢,我有的是钱,我不怕,搞死一个就你赔一点钱,就是这个概念。

白岩松:城市里的拆迁很可怕,但是起码有的时候还有自己的房子和曲曲折折的街道作为一种保护伞,但是在农田里头的时候,当面对铲车的时候,最后武器就只是自己的肉体,结果是什么?这两起案件都给了我们启示。河南上商的王攀说:“这样的恶性事件伤害的不只是被害人,更是整个社会,它传递的信息更可怕:谈不拢强拆;抗拆者,死!每一起非法强拆致人死亡的背后,都不是某个人的问题,也不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而是血淋淋的暴力拆迁现实。”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