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线上的过客

坚定向前走;不忘历史;我们身边的风景最美;爱是生命最美丽的展现

 
 
 

日志

 
 
 
 

警惕叙述的陷阱——评复旦大学学生被毒杀事件的两篇报道(转) / 绝不君  

2013-04-27 15:16:34|  分类: 讲点真的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04-27 12:12 | 阅读(170) | 标签: 法治公民素养 

转载者按:王辰瑶先生的文章主要针对媒体从业者。本人读后,觉得王先生本文其实也给我们公民上了一堂法治精神教育课。回想当年彭真先生执掌全国人大期间(可能还有乔石先生,现在不想为此考证了),在全国搞“普法教育”。犹记得当年本人还拿了不止一个“普法”培训班结业证。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普法”的教育,其实缺了根本的灵魂,即只有法律条文的宣讲,没有法治精神的教育。不过,话说回来,法治精神入心入脑,不能仅靠“教育”,也靠实践。比如,如果不是读了王先生此文,本人还真看不出来这两篇文章存在着王先生所指出的缺乏法治精神的缺陷。所以,作为公民,我们向往法治是一回事,能够真正践行法治,则还需要公民法治素养的养成和培育。

 

这两日《博客天下》和《南方周末》关于复旦大学学生被毒杀事件的长篇报道在网上热传。截止现在,博客天下的《完美学生的不完美毒杀》在其官方微博账号下被转发1.5万次、《南方周末》的《与自己的战争,复旦研究生为何毒杀室友》仅在新浪的“头条新闻”账号下就被转2万次。应该说两篇报道都生动、丰富、好看,契合了人们急切想了解“为何会如此”的心理,所以很引人关注。但是,我仍然认为,这两篇报道(南方周末的报道尤甚)在两个重大问题上很值得商榷,这关系到,这两篇报道究竟是优秀的报道,还是失范的报道,关系到我们对于新闻伦理和新闻规范的基本判定。

这两大问题是:报道时机和报道主题。

这两篇报道都抢在法庭审判之前,将“犯罪嫌疑人”变成“罪犯”了。这个案子还在警方查案阶段,虽然警方已经“初步认定”是林某因为琐事毒杀室友,但毕竟只是“初步”。更可况,警方审结之后还要提起公诉,走司法程序。我不是法律专家,但我想法律的精髓在很大程度上不就是这一套“程序正义”的重要和必要吗?抛弃了这些,我们就抛弃了现代社会的正义,只有梁山泊时代的正义。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我也认为林某是凶手(正如我也认为孙某是朱令案的凶手),每个人都可以有而且必然有自己的事实判断。我相信报道此事的记者确然无疑地相信林某毒杀室友的事实,但是为什么媒体仍然不应抢先做媒介审判呢?因为和司法一样,媒体也是社会中一支重要的力量。所有的重要力量都必须自我克制,否则就会一面强而霸,一面丧失公信力与合法性。媒体在监督社会的同时,不应自外于同样的道理和逻辑。具体到此案,既然警方已经在审,媒体应该做的是密切关注警方信息以及紧接其后的司法程序。这个时候,节制一点,可能是与读者迫切的愿望不符,但是体现的是媒体对法治的尊重。也有很多人说,中国的司法太有问题,不靠媒体,很多冤假错案还发现不了。我很同意,所以媒体需要做的是监督司法程序,而不是代警方破案,代法官判案。因为这起毒杀案,大家又把朱令的案子翻出来,如果朱令案放到今天,媒体应该干什么?应该紧紧盯着那神秘的抓捕-放回过程不放,紧紧盯着神秘的存在-消失的物证不放,监督程序而不是越俎代庖,这才是媒体为司法进步和社会进步所能做的最大贡献。

第二大问题是报道主题。两篇报道都从”人性“角度试图去解释林为何会毒杀黄。前几天和我的研究生聊天,一个研究生说起正在兼修的心理学的课程,听得我们这些外行颇觉博大精深。我想说,一个领域有一个领域的知识,一个领域有一个领域的道理,如果记者没有心理学的系统知识,很容易奔着答案找线索——那就会看什么都有问题。这两篇报道的细节,在很多时候都存在这样的叙述陷阱。我只举一个例子:《南周》报道中有一个特别的细节,被”头条博客“特意放大,我注意到也已经被一些媒体引用了,即把宿舍里因为饮用水费用问题发生的纠纷作为一个重要的动机。报道中写道“争执”以林退出平摊、“自己买水喝”告终,林的同学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3月31日前后,林开始出入隔壁寝室借水。”这里“林出入隔壁寝室借水”是争执的结果。而《博客天下》的报道同样采用了这一细节,但写得是“林默的同学注意到,黄洋中毒前后,林默开始出入隔壁寝室借水,他不喝自己寝室的水”。联系上下文,这指的是林默为保护自己而不喝饮水机的水。我并非要辨别这两处描写谁更“真实”,而是试图指出,同样一个简单事实,编织进不同的叙述,得到的就是不一样的原因或结果。这就是叙述的陷阱。

长篇报道最容易掉进叙述陷阱,因为长报道涉及的都是复杂事实,事实驳杂破碎,但记者又要将之讲成一个有头有尾合情合理的“故事”,并且呈现一个意义,这是非常难的,稍不留神,就会过度推论。专业的记者应该不断和这种过度推论的可能自我斗争,警惕自己到处都埋藏着叙述的陷阱,而不是不加节制地把各种细节编织进一个已经设计好的框架中,甚至当材料不够的时候,还要加点“现场化”叙述、“合理想象”或心理推测。从这点上说,记者写这类报道才真应该进行“与自己的战争”。为什么我认为这两篇报道对犯罪动机的叙述是有陷阱的?

1。事情发生后,当事人周边的亲友同学无一不感到震惊,作为与当事人长期密切接触的人尚无法发现其人性之幽暗,记者仅凭数日采访,为什么可以如此笃定?

2。没有人可以被放到显微镜下如此细看,所谓三步之内无伟人。人性太复杂了,很多“正常”人私下的行为可能比披露出来的林某言行更疯狂更变态,但并不妨碍他们仍然“正常”的活着。

3。两篇报道都有一个让我很不舒服的细节,他们都提到了医学院学生做实验要处死小白鼠的“残忍”,我相信很多人都会从中读出某种“暗示”的意味。这些在我们外人眼里“残忍”的事情,其实在医学界是被很严肃对待的,他们有很认真的伦理解释。报道的暗示应该说是一种外行的偏见,这让那么多用小白鼠做实验的人情何以堪哪。

所以,叙述有陷阱,记者需谨慎。在审判别人的内心之前,还是先进行一场“与自己的战争”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