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雪线上的过客

坚定向前走;不忘历史;我们身边的风景最美;爱是生命最美丽的展现

 
 
 

日志

 
 
 
 

闾丘露薇与柴静:新闻的“功利” / 黄慕春  

2013-01-24 11:37:21|  分类: 哲思经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01-23 21:50 | 阅读(273) | 标签: 闾丘露薇柴静新闻本质功利主义 

最近重温了一本书,穆勒的《功利主义》,觉得还是不错。

 

功利主义是西方近现代的“显学”,知道的人很多,但是不清楚其底蕴人呢?或者也不少。于是先简单谈谈它这个“功利主义”到底何所指?

 

在我理解,这个功利主义其实是与西方文化自基督以迄康德以来的“天启理性”打对台的。从前西方人总认为道德观念源自上帝的天启,是一种自在的东西,是自然法,或是有人所谓“自然法在具体现实情况中的某种应用”。康德所谓“心中的道德律”实际上就是天启理性。但是后来洛克休谟从经验主义出发,再经过亚当斯密、边沁与穆勒的修订,补充,于是认为,提倡道德观念的天启也许能强化内心的信念并使它走向强大,但也有一个僵化呆板的流弊,反映了其实也是人的趣味情感的假借天命而并非“理性的东西”。而且,走偏了还容易走向“道德杀人”的残酷,并且,这种天启理性在事实上也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不过是一种人为的造作,因为在“功利主义学派”看来,一切的道德观念,一切的所谓“善”是否为善,要看它们的效果。什么效果?就是是否能够最大化的促进大多数人的幸福。

 

那么,什么是功利主义学派的“幸福”呢?他们以为,凡是“能够增进大多数人的快乐并避免大多数人的痛苦”的,就是幸福的标志,否则,无论你所谓的善看上去有多么美轮美奂,无论你所谓的道德理性是如何的源自神,上帝,或心中某个隐秘的神圣所在,都是靠不住的而很容易形成道德枷锁。因而,所有的“善”即使是康德所谓无上的道德律令,都必须以“是否能够促进大多数人的幸福”为检验的标准,否则,就是空洞的臆想容易成为一厢情愿的精神负累。

 

——掉了这些书袋,还是想要略谈我今天的主题也是最近多少有些纷纭不休的话题,即最近热议的所谓闾丘露薇与柴静之争——新闻观念之争。

 

那么,功利主义与这个什么“争”,有关系吗?

 

有的,在我看来有两点我们需要注意:一,有人总喜在闾丘露薇貌似首先发难的这个事情追索闾丘的动机,不外乎就是,嫉妒因为没有她年轻;嫉妒因为最近她很红;嫉妒因为柴静的新书《看见》大卖于是她看不见或不想看见或看见还不如不看见,所以就要含沙射影搞讽刺······等等等等。不过在我看来,除了比如刑侦时为了给犯罪嫌疑人定案应“追索动机”,以达到准确定性好量刑定罪的效果,在这种所谓的“同行相轻或相嫉”的地方,是用不着的,因为我们也可以同样追索希望不是穿凿柴静的种种不利地方,比如说我们可说她总是喜欢出风头,摆“颇似”;还可说她总是与鲁豫姐姐小丫姐姐杨澜阿姨一样,步其“知性女人”之浅薄后尘;等等。所以,扯到最后就很可能完全跑偏成类似娱乐星闻的无聊无谓了。

 

因此,我们完全可以根据功利主义其实是“效果主义”的主旨,凡事不轻易索求动机,而注重结果,效果,注重分歧点如果有价值就挖掘出来的价值。那么,我们看待闾丘与柴静与这个“如何才是新闻及新闻记者的本质与本分”的关联中,应该把注意力放到注重她们的新闻理念上或媒体从业信念的比对上,用闾丘自己微博“回应”的话说,“我对谈论某个人毫无兴趣,包括柴静。同行不评论同行,这也是不成文的行规。”下面闾丘还接着说,正因看到柴静在如何做新闻的一些观念与方法让她有世道人心之忧,于是她才“忍不住要谈一谈我的看法”。二,从现有的材料信息来看,放到闾丘女士的视域里,有一种未必非要跟柴静本人联系上的新闻观念是:新闻是针对人的,而闾丘担忧的正是这个。她觉得新闻应是针对事的,严格说是针对事情背后的深层原因的。那么,再次搬照功利主义的“效果论”,作为如果要评骘其中是非的局外人,似乎应该讨论的是,假如这两种观念真的有讨论思考的价值,那么,到底是哪一种新闻观念或理念更值得我们去思考,进而认同,然后再从思考认同中得出我们应该得出的结论呢?

 

其实,功利主义自问世之初,就遭到了很多人的异议,特别是当代著名的政治理论家哈佛大学罗尔斯教授还专门整本名著《正义论》来纠驳其中的问题,其是非曲直现实的理论意义及其影响,还有带给我们的种种现实思考,我这里限于篇幅,就不多说了。但不管怎么样,功利主义的这个注重“在事实上验证”的经验主义态度,却是我们在很多争议问题上应该汲取的正确态度。当年胡适博士的“多研究点问题”不谈主义的态度,也是这种经验主义的态度。而经验主义的一个要素,就是拒绝空洞演绎,臆测,揣想,总而言之想当然却未必然的东西,而注重实证,注重用证据说话,注重社会意义的实际检讨与功用,注重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因此我们也许无法坐实闾丘是否真的批评柴静只是为了人身攻击,我们也无法坐实闾丘是否之所以批评柴静是因为她很嫉妒,我们也更加无法坐实她如果源于嫉妒而批评是因为柴静比她年轻比她美,比她最近红等大众才关注的低端话题。

 

 

 

但是,我们可以根据现有的材料与所获信息来尝试搞清楚两个事:一,如无必要最好不要追索她们的动机,只看她们表现出来的可以考察分析进而做成判断的种种信息与现象;二,如果关于新闻是针对人还是事真的是有关她们二位新闻从事的理念之分野,甚至还会扩大化的演为两种新闻观念的派别之争,那么,我们在注重证据的客观分析思考后,应该遵循哪种信念,才是比较靠谱的,或者,用功利主义的话语来表述,哪一种观念才是新闻理念的本质,才是如果不能直接,也是间接地促进这个社会大多数人的幸福的保证?其他的,比如什么全球性的社会趋势与媒体现状使我们不得不坠入表演,什么可以轻易下判断的人情之常的女人嫉妒,都是可以不予理会的瞎扯淡。因为最多可能是,但也可能不是,站在严谨的立场反正是无法坐实那就很可能还是,瞎扯淡。

 

其实我对闾丘相对柴静,了解以至理解也许要大很多,前者我读过她的《不分东西》,看过她很多博客上的文章,后者呢?所知不多,虽然前两天我的助理还买了一本她的《看见》,我还敷衍应酬了两句,这也是因为我对柴静实在谈不上什么了解,所以谈不上理解也就不敢乱弹。但是,根据闾丘的这个新浪微博上郑重其事的“辟谣式”回应,然后联系到我对新闻的一些浅薄理解,是完全可以抛开两位主要当事人而一般性谈论几句的,至于对不对,则弄出来诉诸公论。

 

 

在我看来闾丘说的很对,新闻当然要针对人,因为新闻的目的还是为了“人”服务的一种工具,虽然闾丘也说了,新闻最终还是要归结到人,其实不止新闻,一切人所弄出的活动,事业,说到底不都是为了“人”而服务的吗?但是,新闻活动在新闻这个从人——事——再到人的流程中,不能止于最初的人而非通过最初的人到事再到最后的“为人服务”,而要挖掘人背后的原因,这才是釜底抽薪好一语中的的本质。这才是新闻事业直捣黄龙的根本。如果止于人了,很可能就流于个案的肤浅,而没有深入到事情的深层本质中去,又怎么能通过这个个案的“小我”,而以臻大同?而要尝试解读或挖掘事情的深层本质,就要不但要注意新闻事件的人,更要注意并努力深入新闻事件中人的背后的那个环境,那个氛围,那个体制,那个造成这一切的最根本的原因。这才是新闻工作的终极理念。

 

 

尽管有种种条件的制约难以达到,至少也应该悬为新闻从事人员的崇高理念。至少也应该做到闾丘所谓“不粉饰不说谎”,虽然这已经是新闻从事的基本要求,但有时也算是当下一个很高的标准了。那么,如果柴静或“们”只强调人,那显然不够的,无论她的工作看起来多么有意义,多么让有些关注当下的朋友热泪盈眶或深深感动,觉得是当下不可多得的“亮点”,是一种“美丽”,我们仍然要为之提出一个更高的要求尽管这个标准或者看来有点高,甚至我们可以说她放到“新闻本质”这个特定的议题就不够专业。当然,如果按照闾丘微博回应的说法,所谓的“媒体”范围很大种类很多,彼此既有个性也有共性,有很多“术业有专攻”的细致分工与专业特点,也有一些基本的共通因素。而柴静并非“纯粹”的必须要写稿的新闻人而只是一般意义上的媒体人,或电视主持人,那么她如果真的注重“新闻是针对人”的话,是否可以用这个“终极理念”来评议她所从事的行当,所从事的事情?会不会鸡同鸭讲或不能对号入座?则又另当别论。

 

 

假如我们所言不谬,假如我们可将这个“针对新闻背后的事情而不是止步于人”的理念作为“行业标准”,相对那种光是“看见”就是新闻从业人员的标准,光是采访了新闻事件中的人就是尽到基本的职责,而这,也确是柴静女士的一贯看法,那么,我们就可以说,站在我们所以为的新闻事业的立场,这是远远不够的,是容易流于“见树不见林”的狭隘简单的,是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根本的。

 

剩下的,交给大家,去见仁见智。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